:::

檳榔成分與致癌性


  1. 檳榔
      嚼食檳榔塊在印度及東南亞等地區具有相當歷史,在台灣很多地區的民眾也有嚼檳的行為,然而隨著嚼食檳榔連帶造成了社會、環境以及嚴重的國民健康問題。在台灣地區目前常見的檳榔塊大體可分為三種,第一種是一般平地人最常吃的『荖花(藤)檳榔塊』,市售俗稱菁仔;其作法是將整顆新鮮的檳榔子(raw areca fruit)中間剖開後內夾入切塊的荖花(藤) (inflorescence of Piper betle Linn.),然後加入紅灰。荖花(藤)檳榔塊中都是以加紅灰為主,幾乎很少有加白灰者,紅灰的主要成分是白灰(熟石灰)及一些獨家特殊配方混合而成,甘草粉、中藥、香料都可能是獨家配方的一部份,紅灰的口味與配方常常是業者獨家機密,因此其成分會因為製作者不同而有差別。第二種則稱為『包葉檳榔塊』是以塗了白灰於葉面上的荖葉包裹整顆新鮮的檳榔子,市售俗稱葉仔。第三種稱為『硬荖藤檳榔塊』,其作法是以整顆新鮮的檳榔子,中間剖開塗抹白灰後再夾入切塊的硬荖藤(stem of Piper betle Linn.)。

  2. 檳榔的成分(含有什麼物質)?
    1. 檳榔子(arcea nut):為檳榔樹的果實,國際癌症研究總署(IARC)已於2003年證實檳榔子(檳榔果實)為第一級致癌物,確定對人體致癌,其主要成分包括多酚類化合物、生物鹼(alkaloids)、纖維、脂肪、醣類等。檳榔生物鹼包括檳榔素(arecoline)、檳榔次鹼(arecaidine)、四氫菸鹼酸(guvacine)、四氫菸鹼酸甲酯(guvacoline)等合稱檳榔鹼。嚼食檳榔後會產生提神(興奮性)及體溫上升的反應。
    2. 荖花(荖藤):具致癌性,其成分包括:黃樟素(safrole)、二羥基佳味醇(hydroxychavicol)、丁香油(eugenol)、異丁香醇(isoeugenol)、黃酮(flavone)及槲黃素(quercetin)等。
    3. 荖葉:主要成分含揮發性油(包括丁香油(eugenol)、松烯(terpene)、二羥基佳味醇(hydroxychavicol))、亞硝酸鹽(nitrite)及少量的單寧(tannin)、谷甾醇(sitosterol)、豆甾醇(stigmasterol)、硬脂肪(stearic acid)等。
    4. 白灰及紅灰:白灰為熟石灰(氫氧化鈣或碳酸鈣),紅灰則依各家所添加的甘味料、調味品、香料或中藥等而組成有所不同。其中,白灰或紅灰會造成鹼性的口腔環境,與單寧酸作用時,會使得唾液變成暗紅色。

  3. 檳榔致癌的物質為何?致癌機轉為何?國際癌症研究總署(IARC)已於2003年證實檳榔子(檳榔果實)為第一級致癌物,而其他添加物(紅、白灰、荖花等)為加強致癌成分。
    1. 檳榔鹼中的檳榔素在吸菸者口腔中會硝化(nitrosation)產生亞硝胺,硝化衍生物可誘導實驗動物產生腫瘤。
    2. 多酚類成分會抑制膠原蛋白?,使膠原蛋白更易於在黏膜下堆積而硬化(即纖維化)。多酚類成分在嚼食檳榔的鹼性環境下會釋放出 活性氧(reactive oxygen species)或含氧自由基,這些活性氧會與細胞或細胞之蛋白、脂質以及DNA作用成DNA鍵結物(DNA adduct),造成細胞傷害、突變甚至細胞的死亡。
    3. 黃樟素(safrole)、丁香油 (eugenol)等毒性成分共同作用,可能導致口腔表皮細胞層萎縮變薄,誘導發炎反應與細胞修復性增生(hyperplasia)。黃樟素(safrole)會與DNA共價鍵結形成DNA adducts,導致基因突變,促使癌症發生。
    4. 氫氧化鈣使唾液pH變鹼性;甘草蜜中多酚類,在嚼食檳榔的 鹼性環境下會釋放出活性氧(reactive oxygen species)或含氧自由基,這些活性氧會與細胞或細胞之蛋白、脂質以及 DNA作用,造成細胞傷害、突變甚至細胞的死亡。
  4. 檳榔是否會成癮?成癮物質為何?

  各國研究多指出檳榔為四大成癮物質之一(其它三項為:尼古丁、酒精及咖啡因)。目前已知檳榔子中的檳榔素(arecoline)會作用於中樞和自律神經系統,使嚼檳榔者產生欣快感、幸福感、依賴性、唾液增加及心悸等症狀,若重複且持續嚼檳榔,會使嚼檳榔者的心理產生對物質的渴求,亦會產生身體依賴或耐受性,而無法停止使用,產生依賴的狀態,若停止使用,則會出現戒斷症候群(withdrawal syndrome),如睡眠障礙、情緒不穩、焦慮等。另,檳榔素(arecoline)、檳榔次鹼(arecaidine)、四氫菸鹼酸(guvacine)、四氫菸鹼酸甲酯(guvacoline)會抑制γ-胺基丁酸(Gama-aminobutyric acid, GABA)神經傳導,導致嚼食檳榔者產生欣快感、對二氮類藥物(benzodiazepines)產生耐受性並誘發癲癇發作

研究證實,檳榔習慣性的嚼食具有單一面向結構的成癮特質,確認檳榔為成癮物質,研究結果顯示,86%的亞洲檳榔嚼食者具有不同程度的「檳榔使用疾患」(台灣的比例為70.8%)。

 

資料來源:

  1. IARC Monographs volume 85 (1985)
  2. 國家衛生研究院,論壇健康促進與疾病預防委員會文獻回顧計畫系列叢書(民89年)。
  3. A review of the systemic adverse effects of areca nut or betel nut(Apurva Garg,2014)
  4. Association of DSM-5 Betel-Quid Use Disorder With Oral Potentially Malignant Disorder in 6 Betel-Quid Endemic Asian Populations(Chien-Hung Lee,2018)。

檳榔健康危害


  1. 癌症
    嚼食檳榔與口腔癌發生有關,研究證實有嚼檳榔者罹患口腔癌的風險較不嚼檳榔者高28倍。而嚼檳榔對咽癌及食道癌亦有影響,研究顯示,相較不嚼檳榔者,有嚼檳榔者罹患上消化呼吸道癌症(口腔、咽、食道等)風險高5倍。在檳榔嚼食國家,口腔癌一般都以頰黏膜及舌部位為多,主要原因不外乎是嚼食檳榔食頰黏膜及舌側接觸檳榔塊的時間較長引起。
  2. 牙周、牙齒病變與口腔癌前病變
    嚼食檳榔會造成牙齒硬組織的變化,包括牙齒染色、咬耗等,檳榔嚼塊因含有石灰,會造成氛類成分的氧化使牙齒變黑褐色,而檳榔的粗纖維亦會造成明顯的咬耗,形成尖銳的牙面,亦造成機械性的刺激傷害,甚至導致口內潰瘍產生。
    檳榔子萃取成分與檳榔素會抑制牙周組織的癒合機制,影響牙周組織的癒合,若同時以檳榔素與尼古丁處理細胞時的毒性更大,顯示抽菸與嚼食檳榔對牙周的危害有加強作用。與檳榔嚼食有關的口腔癌前病變,常見的有白斑、紅斑、紅白斑、扁平苔癬、疣狀增生等,以及口腔黏膜下纖維化之癌前狀態。這類病變中皆可呈現口腔癌化過程之上皮增生、角化過度即便亦等病理變化,至生成原位及侵襲癌的生成。
  3. 新陳代謝
    研究證實,男性嚼食檳榔者罹患糖尿病或高血糖、代謝症候群危險性皆顯著高於未嚼檳者,顯示檳榔不僅對於口腔癌有重要影響,也與代謝症候群有關,另外研究還發現有嚼檳榔父親的小孩較沒嚼檳榔父親的小孩有2倍以上的危險發生代謝症候群「跨代效應」,推測其原因,可能是檳榔子中的致癌物亞硝胺(nitrosamines),引發人類DNA突變,透過男性的Y染色體影響下一代,導致代謝症侯群提前出現。代謝症候群是慢性疾病發生前的警訊,是指腹部肥胖、高血糖、高血壓、血脂異常等一群代謝危險因子群聚現象,有代謝症候群的人,未來得到糖尿病、高血壓、高血脂、心臟病與腦中風的機會分別是一般人的6倍、4倍、3倍、2倍。
  4. 神經系統
    嚼食檳榔引起之神經系統作用可在中樞神經系統與末梢神經系統產生不同的影響,嚼食檳榔對腦部造成眩暈、刺激作用、欣快感、精神病、退縮症候群等;而嚼食檳榔亦可降低皮膚的交感神經反應,排汗增加。檳榔中的檳榔素於中樞神經系統會刺激乙醯膽鹼(acetylcholine)之釋放,作用於大腦皮質而達到清醒作用,這也是國內勞動階層藉由嚼食檳榔來提神的理論依據。研究證實嚼檳榔使臉部溫度上升0.5-2°C
  5. 心血管系統
    嚼食檳榔者患冠心病的相對風險是男性為3.5,女性為1.37,並且這種風險隨食用量的增加而增加。嚼食檳榔對心血管系統有相當程度影響,主要作用包括心跳加快、心悸、心率不整(arrhythmia)和眩暈。亦有因為嚼食檳榔導致心律不整,出現胸悶、呼吸困難、心悸,進而造成死亡案例。
  6. 消化系統
    嚼食檳榔被發現會造成腸胃道刺激,增加大小腸蠕動,由口腔給予檳榔素甚至會引起腹瀉與嘔吐,而嚼食檳榔引起食道發炎的案例已有臨床報告。第二型糖尿病,高脂血症,高甘油三酯血症和代謝症候群的患病率在嚼食檳榔者中更為常見,因為檳榔代謝產物,檳榔鹼,抑制脂肪細胞分化,並干擾胰島素功能。而檳榔子亦具有肝毒性,引起肝損傷。
  7. 生殖系統
    使用檳榔會導致前列腺之增生和肥大;另,導致精子活力明顯下降、數量減少,精子異常,長期使用可能導致不孕。研究證實,孕婦嚼檳榔顯著與新生兒體重過輕和身長較短有關,同時吸菸、喝酒嚼檳郎者,新生兒體重過輕的比率會增加。導致胎兒生長遲緩可能與檳榔中的檳榔鹼對中樞神經系統刺激有關,另方面,檳榔也會抑制齧齒類動物胎兒核酸及蛋白質合成。
  8. 呼吸系統
    嚼食檳榔會引起支氣管收縮,將一秒內能吐出的容積(FEV1) 降低30%(一般正常的肺能在一秒內能吐出 80% 以上的容積),從而導致氣喘惡化。很明顯地,檳榔對人體係為有害和成癮物質,對健康弊遠多於利,提醒國人,拒絕嚼食檳榔是維護身體健康的不二法門,有嚼檳榔者應避免將檳榔當成社交媒介,及早戒除並定期檢查,以預防檳榔所致之健康危害以及癌症發生。

 

資料來源:

  1. 國家衛生研究院,論壇健康促進與疾病預防委員會文獻回顧計畫,民89年。
  2. A review of the systemic adverse effects of areca nut or betel nut (Apurva Garg, et al2014) 。
  3. Betel quid chewing, cigarette smoking and alcohol consumption related to oral cancer in Taiwan(Ying-Chin Ko,1995) 。
  4. Lifetime risk of distinct upper aerodigestive tract cancers and consumption of alcohol, betel and cigarette (Wan-Lun Hsu,2014) 。
  5. Transgenerational effects of betel-quid chewing on the development of the metabolic syndrome in the Keelung Community-based Integrated Screening Program(Tony H-Hsi Chen,2006)
  6. The effect of maternal betel quid exposure during pregnancy on adverse birth outcomes among aborigines in Taiwan(Mei-Sang Yang et al,2008)